金鹰彩票

您所在的位置 > 金鹰彩票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Company News
1992年金日成80大寿,非要为一中国人立碑,其子张金泉:这咋行?
发布时间: 2022-06-23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1992年4月15日,对于中国人民来说这天是一个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日子,然而对朝鲜人民来说这一天却是一个天大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他们伟大领袖金日成总书记的80岁大寿。

为了庆祝金日成80岁大寿,朝鲜人民在全国各地举行了联欢会、花车游行等各种形式的庆祝活动,虽然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都不能亲自参加金日成的寿宴,但是他们仍然发自内心地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伟大领袖金日成的热爱和尊敬,衷心希望他能长命百岁。

人生匆匆数十载,又有几个80年呢?古云“人活七十古来稀”,80岁,耄耋之年,能活到80岁这样长寿的年龄,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即使是寻常人家,在这个岁数也会大操大办,与身边的人分享长寿的喜悦。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的金日成,他的80岁寿诞更是不会被等闲视之,寿宴自然被高规格对待。

当时,朝鲜政府要员、社会知名人士、各国大使和政要,及朝鲜人民代表和金日成的亲朋好友都受邀参加了寿宴。

能出席参加金日成寿宴的宾客,他们每个人的身份都不一般,但放眼望去却有两个人例外,他们既不是朝鲜人民代表,也不是政要或是外国大使,他们的身份很普通,却也很特殊。

这两个人是一对来自中国东北的兄妹,哥哥叫张金泉,妹妹叫张金。

兄妹俩都是东北的普通家庭出身,依常理他们是接触不到金日成这个朝鲜最高领导人,更别说是受邀参加金日成的寿宴。

然而,事实上他们不但受邀参加了寿宴,且还与金日成有着非常深厚的关系,他们与金日成的关系十分特殊,常人很难想象。

金日成对这对来自中国东北的兄妹非常好,好似一家人那般亲密。

当时,寿宴开始后,东北兄妹拿出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要送给金日成的生日礼物——一件紫色的毛衣。

礼物很普遍,但对于金日成来说却是礼轻情意重,他很是喜欢这份礼物,远比那些政要、大使送来的价值不菲的礼物要来得更喜欢,更在意。

接过这份情意满满的礼物——紫色毛衣,金日成为了显示对这份礼物的重视,他做出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

他接过毛衣后,没有向接过其他礼物一样把它交给身边的工作人员,而是当着在场所有宾客的面,先是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然后当场把这件紫色毛衣套到了自己的身上。

金日成身为一国领袖,公共场合是要保持领袖威仪,以及外交礼仪,尤其是在本国政要和外国大使、政要汇集的宴席上,更是要保持着威仪和礼仪。

然而,金日成能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换上紫色毛衣,可见金日成真的很在意,也很重视东北兄妹送来的这份礼物。

之后,更让在场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套上紫色毛衣的金日成,他主动把东北兄妹叫到自己的身边,让工作人员帮他们合影。

要知道,晚年的金日成很不喜欢与人拍照,除非是非不得已,比如会见外国政要、朝鲜人民代表等时会合影,一般情况下不会跟别人合影,更别说是主动要求合影。

金日成主动要求跟东北兄妹合影,仅此一件事便可知晓东北兄妹在金日成心中的地位如何。

宴席快结束后,东北兄妹又向金日成提了一个请求,说:

我们想在父亲的墓地前立一块石碑,您能帮我们题下碑文吗?

金日成作为一国领袖,给别人题碑文是一件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且他一般不会答应给别人题碑文,然而此时的金日成非但没有拒绝,更是给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

“不用我给你们立的碑题碑文,我要用我的名义给你父亲立一块纪念碑,你们看怎么样?”

金日成的回答,让东北兄妹很是意外,一时间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哥哥张金泉率先反应过来,在他的心里,让金日成帮忙题碑文已实属“得寸进尺”,现在金日成居然要直接给父亲立碑,这实在让他很是不好意思,他不想太过麻烦这位对他们兄妹很好的人,所以赶紧拒绝道:

“这咋行? 给您添麻烦可不行!只要您给我们题个碑文,我们带回去刻在碑上就可以了!”

张金泉的拒绝,金日成没有接受,在这件事情上,金日成显得格外的执着和坚持。

数日后,一座碑身高1.5米,宽0.8米,以金日成个人名义刻制的花岗岩纪念碑,被朝鲜派专人护送到了中国吉林一个叫抚松县的地方,并立在了一个革命烈士的墓前。

没错,张金泉、张金的父亲是一位革命烈士,而金日成之所以如此在乎这对兄妹,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父亲。

金日成与这位革命烈士有着一段生死之交,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为了保护金日成而牺牲。

这位革命烈士,他的名字叫张蔚华。

金日成在回忆中,回忆起纪念碑被送走后的感受,他这样说道:

“把纪念碑送走以后,我的心情轻松一些了。但是,即便树立起了千万个那样的纪念碑,难道能报答完张蔚华为我捐躯的恩情吗?活着的人和亡友之间的友情还能继续保持下去吗?每当有人这样问我的时候,我就回答说能保持下去。现在也这样回答。”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在金日成的心中,张蔚华的地位极其重要,可以说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至交好友,不似亲人却胜似亲人,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比亲人还要重要。

因为他,金日成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张蔚华与金日成相识于上个世纪20年代,两人是同校、同班、同座的同学,共同的志向使他们皆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洪流之中,并在凶险的抗日斗争中结为患难之交。

张蔚华跟随着金日成进行了很多抗日革命斗争活动:

创办革命报刊,组建革命组织......金日成在创建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前身“反日人民游击队”时,张蔚华也在其中出了很大的力,多次自费为游击队购买武器和药品。

后来,张蔚华因叛徒的出卖不幸被日寇逮捕,日寇又企图以张蔚华为诱饵,诱捕金日成。

面对日寇的威逼利诱、严刑拷打,张蔚华宁死不屈,为掩护金日成脱身,年仅24岁的张蔚华毅然决然服毒自尽,用生命保护了金日成的安全,留下了年轻的妻子和一儿一女孤苦无依。

本文,澳古将为大家讲述革命烈士张蔚华的传奇一生,及他与金日成的一段生死之交。

张蔚华与金日成的友情源于他们父辈的相识。

张蔚华的父亲张万程是抚松县有名的大富商,他靠着卖煎饼、豆腐脑儿起家,后来有了些许积蓄后,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名为“天成永”的杂货店,并任“执事”(经理)。

“天成永”注册资金7500元,这在当时注册资金大多几百元,最多千元的抚松来说,张万程与他人合伙开的这家杂货店绝对算是大商铺。

靠着“天成永”杂货店,张万程也很快便积累起了一笔非常可观的财富。

金日成在回忆录中这样评价张万程:

“张万程是位热爱祖国、主张维护民族权利的有良心的民族主义者。他是可以不问世事、平安度日的巨富,可是他同情为光复祖国而不辞辛苦,日夜奔波的我父亲。”

1924年12月,金日成的父亲、朝鲜独立运动领导人金亨稷,为了躲避日寇的追捕,从朝鲜来到中国吉林的抚松。

来到抚松后,为不引起旁人怀疑,也为找到一个暂时的安身之所,金亨稷决定在这里落户定居,但因为他是朝鲜流亡者,加之人生地不熟,没啥人脉,县政府拒绝了他的落户请求。

落不了户,就意味着无法在这里开展正常的生活,对于金亨稷而言,这自然无法接受。为能在抚松县落户,金亨稷兜兜转转找到了在当地已经扎根多年且颇有人脉的朝鲜人崔景明。

同是天涯沦落人,身在异国他乡能遇到祖国人,崔景明自然很是高兴,对金亨稷的求助,他自然不会拒绝。

崔景明本身也是一个普通人,他自己肯定是帮不了金亨稷落户的,但是他知道有个人一定能帮金亨稷,他就是张万程。

张万程作为当地颇有名望的士绅,他若开口,县长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给金亨稷落户。崔景明会让金亨稷去寻求张万程的帮忙,最主要的是张万程是一位开明士绅,好善乐施。

金亨稷在崔景明的引见下,带着礼物登门拜访张万程。

张万程得知金亨稷的来意后,向来好善乐施的他没有犹豫,当即表示非常乐意帮忙。之后,张万程出面同抚松县县长交涉,县政府终于同意他在抚松落户。

因为这件事,金亨稷与张万程相识,因为两人有着共同的志向,都有着一颗炽热的爱国心,也都心怀着振兴各自祖国的心愿,所以两人很快便成为了莫逆之交。

因为有张万程的帮忙,金亨稷才能迅速在抚松站稳脚跟,便顺利开展自己的革命事业。

当时,金亨稷在抚松开办抚临医院和白山学校,其中所需的手续都是张万程跑前跑后为他操办的,金亨稷对此感激不尽。

1925年1月,在抚松站稳脚跟的金亨稷将自己远在朝鲜的儿子金日成接来中国,当时金日成的名字叫金成柱。

金亨稷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他把金日成接来中国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希望他今后能在中国开展革命活动,待积蓄足够力量后,再回到朝鲜将日寇赶出祖国。

为了方便金日成今后在中国开展革命活动,金亨稷没有让金日成去自己为当地朝鲜人开办的白山学校读书,而是寻求好友张万程帮忙,让他帮忙把金日成安排到抚松县第一小学就读。

好友的请求,张万程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动用自己的人脉,把金日成安排到五年级学习。

考虑到金日成刚刚来到中国,可能不太适应中国的环境,加之他又不熟悉汉语,为了能让他尽快适应新的环境,张万程还特意把金日成安排到了一个人的身边,让他做金日成的同桌。

这个人就是他的儿子,后来金日成的生死好友张蔚华。

张蔚华当时也在抚松县第一小学读五年级,所以张万程就想着把他安排到自己孩子的身边,并嘱咐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好好照顾金日成,这样他就能快点适应在中国的生活。

就这样,金日成和张蔚华因为父辈的关系成为了同班同桌的同学,并在之后成为了彼此之间最好的朋友。

张万程的叮嘱,让张蔚华对这位还是很陌生的新来的外国同桌颇为关心。

金日成刚到抚松县第一小学读书时,因为不太熟悉汉语,上课经常听不太懂老师在讲什么,这时张蔚华就会想尽办法主动帮助金日成提高汉语水平,经常陪着他练习汉语。

课余时间,看着没有人陪金日成玩,张蔚华就主动陪他玩耍,经常带着他一起参加学校举办的各种活动和比赛,如文娱演出,网球、游泳比赛等等。

因为有张蔚华的陪伴,让身在异国他乡的金日成不再感觉到孤单,也感受到了如同亲情一般的温馨。

正如后来张蔚华的儿子张金泉在回忆父亲与金日成的友情时所说:“父亲和金日成主席在抚松第一小学成了同学。共同的爱好、共同的人格、共同的志向,让他们亲密无间。”

因为有着共同爱好、人格、志向,金日成和张蔚华很快成为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在父辈张万程和金亨稷的言传身教下,金日成和张蔚华从小就养成了见义勇为、扶正压邪的斗争精神。

一次,学校的一位老师无端遭到一个巡警的殴打,重伤入院,学生们得知此事后,很是气愤,义愤填膺表示一定要还老师一个公道,让殴打老师的那个巡警得到正义的审判。

一向嫉恶如仇的金日成和张蔚华自然不会容忍那个巡警逍遥法外,他们当即联络志同道合的同学,发动同学到县政府抗议,要县政府给一个公道。

但是,面对着学生们的群情激昂,县政府非但没有给他们一个公道,反而是偏袒巡警,不接受学生们的正当要求。

眼见从县政府那里得不到公道,金日成和张蔚华便再次联络几个人高马大的同学,决定用自己的方式给老师讨一个公道。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金日成他们得知那个巡警晚上要去戏园看戏,也来到了戏园,找到那个巡警后,他们便偷偷摸摸围了上去,神不知鬼不觉把那个巡警包围。

当他们完成包围后,张蔚华就跳上戏台用木棍打碎了戏园照明的大汽灯,灯灭后,在一片漆黑下,金日成高喊一声:“打!”十几个学生便一拥而上把那个巡警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打完后便一哄而散,一溜烟地四散跑开。

这次斗争,让金日成和张蔚华明白要想拯救各自的祖国,一定要自救。

此时的金日成和张蔚华不再迷茫,他们有了一个坚定的理想:

那就是做共产主义者,做一名共产党员,因为只有共产党才能拯救中国,才能拯救朝鲜,才能救民于水火之中,才能让中朝两国走向复兴。

随后的数年间,张蔚华跟随金日成在抚松进行了很多革命活动:

一起创办了革命报刊《新日》,后来据朝鲜劳动党党史研究部门确认,这是朝鲜现代革命史上的第一份革命刊物;一起组建了新的革命组织:

白山青年同盟,团结长白山地区的进步青年,共同开展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革命活动......

对于金日成和朝鲜而言,张蔚华的功劳无疑是最大的。

金日成建立抗日游击队时,他得到的第一批武器就是张蔚华自费买给他的12支手枪。

“没有张蔚华送的枪,就没有今天的朝鲜人民军。”若不是有张蔚华用自家的资金鼎力支持,金日成的抗日游击队不可能躲过日寇的围剿,更不可能成为后来的朝鲜人民军。

除此,金日成能有后来那般的成就,更是离不开张蔚华的存在。

张蔚华数次救金日成于危难之中:

1928年冬,金日成因进行反日宣传被捕,张蔚华和他的父亲张万程动用各种人脉竭力营救金日成出狱;1930年夏,金日成在火车上遭到日本人的跟踪,张蔚华挺身而出,掩护金日成躲过跟踪,后又和父亲张万程在车站掩护金日成逃过日本人的追捕,使其转危为安。

正是因为张蔚华数次不顾自身安危保护金日成,才有后来那个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

为了支持金日成的抗日活动,张蔚华可谓是不遗余力,不但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从事地下抗日活动,以开设“兄弟照相馆”和“兄弟书局”为掩护,向处于抗日第一线的金日成部不断运送枪支、弹药和粮食等稀缺物资,最后他更是为了保护金日成的安全而毅然决然服毒自尽。

1937年秋,因为叛徒郑学海的出卖,张蔚华不幸被日寇逮捕。

在狱中,任凭日寇如何严刑拷打,威逼利诱,张蔚华始终坚贞不屈,宁死都不愿意说出金日成和游击队的下落。

日寇见张蔚华咬死都不开口,为了能得到金日成和游击队的下落,便想出了一条毒计,故意放他出去,然后利用他诱捕金日成和游击队队员。

对于日寇的险恶用心,张蔚华自然知道,他也不可能让日寇的毒计得逞。

为了保护金日成和游击队的安全,在无法逃脱日寇的监视的情况下,张蔚华想到了自杀,为知己者死,虽死无憾;为抗日而死,虽死犹生。

10月27日,在“兄弟照相馆”,张蔚华给金日成写了封绝笔信:“郑学海叛变。敌人正派特务秘密侦查朝鲜人民革命军司令部所在地,万望从速将司令部转移别处为要。

永别了,成柱,我的朋友!

永别了,成柱,我亲爱的战友!”

绝笔信写罢,张蔚华将信偷偷交给了来照相馆探听消息的地下党人宋庆泽。

随后,张蔚华喝下了比砒霜还毒的升汞,慷慨就义。

临死前,他拉着妻子王雅清的手,断断续续说道:

“孩子他妈……别哭了,我没有什么遗憾的……遗憾的是没能手拿枪杆同金日成将军一起抗战到底。但我用自己的一死,换取同志们的安全,报答金将军对我的信任和友情,值得!”

说罢,张蔚华的手慢慢垂下,永远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就义时年仅25岁。

此时,张蔚华的儿子张金泉才4岁,女儿张金才刚刚出生。

张蔚华牺牲后,金日成没有忘记张蔚华对自己的恩情,始终铭记于心。

正如金日成在回忆录中所说:“张蔚华在朝鲜人民中被誉为朝中友谊的象征,我国人民不分男女老幼,都怀着虔诚的心情缅怀着为朝鲜革命建立了丰功伟绩的张蔚华。”

朝鲜光复独立后,金日成一直牵挂着就义的生死好友张蔚华的遗孤,一直在苦苦寻找他们。

1984年,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金日成终于找到了张蔚华的遗孤,即张金泉和张金。

之后,金日成盛情邀请他们多次访问朝鲜,以国宾相待。

1985年,张金泉及其妹妹张金首次应邀访问朝鲜,金日成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金日成深情地说:“为了朝中人民之间的友谊,我与张蔚华同志结下了历史性的手足关系。对此,我永远不能忘记。”

此后,张金泉和张金多次访问朝鲜,每次都受到了金日成的亲切接待。

此刻,金日成与张蔚华的友谊又在领袖与烈士后代们的身上延续下去。

这段跨越国界的伟大友情,谱写出了一曲中朝人民生死友谊的佳话。

时任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金金吉南在接待张蔚华后代时说过一句话:

“张蔚华用生命保护了朝鲜最高司令部,是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主席的亲密战友,我们朝鲜人民将遵循金主席的教导,永远不会忘记他。”

世间万物,不论是生命还是财富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唯独一样不会,那就是记忆。

只要有人能记住发生的事情并将其传承下去,那它永远都不可能消散。

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友谊,必定会成为两国人民永世铭记且传承下去的深刻记忆。而金日成与张蔚华烈士一家的世代友谊也会永远镌刻在两国人民的记忆中,永远铭记与传承。

金鹰彩票平台,金鹰彩票官网,金鹰彩票网址,金鹰彩票下载,金鹰彩票app,金鹰彩票开户,金鹰彩票投注,金鹰彩票购彩,金鹰彩票注册,金鹰彩票登录,金鹰彩票邀请码,金鹰彩票技巧,金鹰彩票手机版,金鹰彩票靠谱吗,金鹰彩票走势图,金鹰彩票开奖结果